给我一个塞包

微博ID 茜茜开花肚脐酱

【无题。】

昨日,雨。

四天前发布一张照片,算是真正开启人生各自方向的标志。也是一个漫长时段的终结。

有一个人,曾经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一个人出现在消息里。很多时候我恍惚,点开她空白一片的相册,疑惑这个人是否真正存在过。可每次,在我几乎完全忘记的模糊边缘,她的ID又出现在我看得见的地方。也许是刻意寻找,也许是期待偶遇。但我再没有和她说过你好和晚安,再没有在城市的地下通道和她迎面交错。

这些年我在很多地方写下文字,记录心境和人生的转变。却再也没有回来过认真说些什么。这一段时间我做了很多道别,曾经不舍的旧书旧物趁着高考结束的那几天,和堆成小山的高中练习一并打包成箱,匆匆丢弃。

我一直自认是个恋旧的人,任由染着过往气息的东西在空虚脆弱时侵入脑海,不挣脱也不逃离。时至今日长成一个完整的个体,终于学会决断和负责,才觉往昔的执念竟完全不值一提了。彼时的软弱和无知,努力维持的表面和里面。

离开那个社交网络的时候有种被连根拔起的惊慌,像是离开赖以生存的空气和土壤,在陌生的环境里不由形成了一层自我保护的屏障,而里面的心脏如同浸在漆黑的汁液中,腐烂又有狠绝的快感。外面的人进不来,却看见日渐光彩的剔透。
艳丽的往往有毒,眼红的人有,被毒死的倒罕见。

词不达意,文不成句,留在那时以文字形式的都是曾经未开化的幼稚。算来也不过六年的时间。偏偏有那么几个人到现在都还没放下,到如今都是掏心掏肺的密友。可明明我们在一起的时光里大家都还太年少,却神奇的缔结出三秋如一日一般的友谊。

我原封不动的留着那处的所有,偶尔去庄园浇浇水,给车补补油,探望探望老朋友。以前我害怕故交也有一时兴起的回来看见我爬去他们的主页,没由来的怕。那时候总像活在什么阴影中,像打肿脸充的胖子。

自卑和自我憎恨缠绕了很多年。我完全走出来了吗?不会的。但当我终于明白自己灰暗的底色,接受自己是悲观主义者的事实,一切都不再那么困难了。

当然,还有那劈天盖地的一束光。我不知道该以何种文字去描述,他带给我的一切一切。
“我本可以忍受黑暗,如果不曾见过太阳”。

现在我向着那光亮处去了,就让它燃烧吧。

M女士在某凌晨盘坐在床上对着镜头告诉我们的话是:
Love save us all.

先生的腿 [微博跪]

峇呰:

这里是76张360度高清无死角大长腿,每张都是超长图 流量党慎入 😍
(图源水印)

冰雪皇后|镜中痕(1)

“镜子的碎片飞进了他的眼睛里”

冰雪皇后的故事,小时候肯定是看过的。尽管印象不深。

格尔达傻,我以前一定是这么认为的。那个冰块心的冷酷的乔伊根本不值得她费劲千辛万苦,走过漫漫长路去拥抱。我讨厌善良的人面对困境——尽管他们最终总是能跨越那些深渊。

后来,镜子的碎片飞进了我的眼睛,我不知道是成长的哪一步出了差错。
再后来,我见到了乔伊。

格尔达傻,今天的我依旧这么认为。可是,就像被扼住喉咙一般的,我渴望她的到来,来拯救快要被冰雪吞噬的乔伊。我很难过,因为我看到他脸冻得发紫,手几乎僵硬了却还拼命想拼出“永恒”的七巧板让女王放过自己。
我知道“扼住喉咙”的形容有些夸张,或许有一瞬间我真的感觉疼痛,但这些情绪很快便过去了。


世上哪有永恒呢,我轻轻的笑了。不是我不想过去帮他,算了,也可以说是我不想吧。但我真的没有这个能力,我不知道永恒长什么样子。

我和乔伊蹲在女王的“理智之湖”前面,他还在不懈的努力着,我转过头,看见湖面上有个晶莹的东西闪了一下,那是我眼中的碎片。



几年前我遇见的冰雪皇后的时候,还是个特别爱哭的家伙。我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日子,很多个深夜里瞪大眼睛任凭泪水肆意流淌却无能为力。我想摆脱那些困扰。

那天灰白色的空气让一切都混沌,但我确定我看见了它,镜子的碎片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静静地注视着,静静等待着命运的改变。然后我见到了她,比起皇后我现在更愿意称呼她女王。我并不打算用我贫瘠的文字形容她的容貌,只能赞美她确实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。

她在雪车中向我招手,我知道她是在向我招手。
于是我钻进她厚实的银狐披风,四周的风声停止了,颠簸的雪车驶向北方。
困意渐渐袭来,她在我耳边说着
“世上所有的辛苦都是因为爱,因为你炽热的情感”
“是啊,一颗心太滚烫,我不愿意拿着暖水袋糊弄人...”我嘟囔着回答
恍惚中我听见她说“放心吧,都会好起来的”               然后额头传来冰凉柔软的触感,传说中会忘记一切的吻。


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吻并不会让人忘记一切,只是把所有有关情绪的记忆,后来我明白那是证明一个人活着很重要的东西,都封印起来了。

当然,那是很久之后的事情。

再醒来的时候,我们已经在女王的这片理智之湖了。我第一次见到乔伊的时候,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向雪车伸出手臂,迎接女王的归来。他白皙的手背下蓝色的静脉向上延伸,我抬头看去,乔伊生的很好看,只是他那时琥珀色的瞳仁总是淡漠的,不像现在

现在我时常看到他眼中闪烁着光芒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底,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。”

他是上帝之子,白马银枪,
他是最虔诚的信徒,从未改变。
仿若星辰。
他是追风少年,潇洒自如,
他是圣西罗的王子啊,是最优雅的足球先生。
他是卡卡。
从他挂靴的这日起,我们终于可以说他是:

一代传奇。


他是第一个让年幼懵懂的我盯住电视机看的人。因为他2010年的夏天我开始关注足球,坚定的支持巴西队,直到今天。
而那一年我也不过10岁。
人们都在说十年,10年前的12月17日他成为世界足球先生,10年前AC米兰拿下欧冠。
而十年前我又能知道什么呢。我错过他的鼎盛,见过的人都说那太过耀眼。
人们纷纷和他告别,和自己的青春告别。我也祝他前程似锦,路在脚下。
可我们的故事没有结束,我还有很多场他的比赛没有看过,很多训练采访颁奖广告都没看过,我们的日子还有很长。
嘿,卡卡先生,这是你新旅程的开始,而我也将会继续陪伴你呀

——转自one的故事

最后一天,我们坐在他家的地板上,开了一瓶琴酒。W通常只听摇滚,可那一晚,他给我放了Eric Clapton的《Change the world》。

“我爱W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可他到底爱不爱我,我从来都不知道。那之后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我终于可以把“爱”变成“爱过”,再提起他时,心中漫山遍野的栀子花,纷纷开且落了。

如果他没有爱过我,我可以尽情书写“纯情少女爱上渣男”的伤心故事,把自己塑造成无辜热烈的模样。



但如果他爱过呢?

我再也不敢听这首歌。

昨天立秋,我们就到这里吧,多一步我都走不下去了。再说分别后我一个人已经来来回回走了很多步了。
四舍五入的算,我们共同经历了冬春夏,六个月的时间。四月和五月走过的路太多,也许需要时间来遗忘——但因为我一直紧抓着不舍那些记忆被遗忘,于是一直过的很痛苦。
但想来那些也是痛苦的记忆,疯狂的记忆,甚至毫无意义的记忆。
可惜的是你连好好道别都吝啬,不是有一句话说得好,不知道何日能再见的人,要好好对他说一句再见,要郑重地道别。就像我珍视的东西碎了,还要挥泪把它们扔进垃圾桶不是吗?
我本来还想拥抱着你说一句谢谢,再见——一百个心死的瞬间,一百个想要放弃的瞬间,也抵不过几千几万想要拥抱彼此的瞬间。这话是张皓宸说的,不是我说的。
他说的彼此,如今只剩下我,也就没有这个必要了。
海阔天空,希望我们,再也不见。

入坑一年多,剪了个视频聊表心意。第一次产粮,用了我觉得和他俩相配的bgm. 送给criska,也送给一直在坑里的你们。记得一直心存希望 ❤️

挥之不去又如何呢,第二天早上我经过的时候,那些花瓣已经被扫到了泥土里去,似从未存在过。故事的结尾都是这样吧

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
——只做过一次的事情也叫习惯吗
——嗯,我一个人做过很多次的事情算,我心里做过无数次的事情也算

出门的时候习惯性的拿起了门禁,直到穿第二只鞋弯腰戳痛了我的大腿才意识到
我这是要去哪里呢? 到达不了的地方,不要勉强了

明知故犯的错误才叫错误,否则世上也没有那么多愚人
我怯懦而贫穷,我可以克制自己,但同时又肆意的挥霍。为何透支短暂易逝的流年?

然失眠是奢侈的事情,我受不起



原来真的会有这么一天
有人把我当作天使
曾在我日记本上刻下的愿望
美好的给人带来慰藉的却终会飞走的天使
他说那两条当作给我的回答,那就当作是了
为我


可我还是很难过
天使敲响的是吝啬的老头的心门
他说他的报应无法偿还
他说了抱歉


心到底还是肉长的
当我终于在凉风吹过的18度的六月夜晚
抱着头慢慢蹲下


————开学第十五周